父亲写的散文诗

查看:81   评论:0   来源:   时间:2019-07-02 09:35:58

       一九八四年,庄稼还没收割完,女儿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今晚的露天电影没时间去看,妻子提醒我,修修缝纫机的踏板,明天我要去邻居家再借点钱,孩子哭了一整天啊,闹着要吃饼干,蓝色的涤卡上衣,痛往心里钻,蹲在池塘边上,给了自己两拳,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是他的青春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几十年后我看着泪流不止,可我的父亲已经老的,像一个影子。一九九四年,庄稼早已收割完,我的老母亲去年离开了人间,女儿扎着马尾辫跑进了校园,可是她最近有点孤单,瘦了一大圈,想一想未来,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那时的女儿一定会,美的很惊艳,有个爱她的男人要娶她回家,可想到这些,我却不忍看她一眼,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是他的生命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几十年后我看着泪流不止,可我的父亲已经老的,像一张旧报纸,旧报纸,那上面的故事,就是一辈子。这是我在2019年6月16日清晨听得一首歌《父亲写的散文诗》。这首歌我一口气听了好多遍,我一边听一边哭,深深的陷入了对父亲的思念中......

       在别人的眼中妈妈是温柔的,爸爸是严厉的,回想下儿时的记忆,我根本想不起来爸爸陪伴过我的日子,也想不起来我和爸爸之间有趣的事情。因为在我的印象中爸爸一直在外地上班,只有妈妈在含辛茹苦的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唯一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每次爸爸回家都会给我一沓沓一角、五角、一元的连号纸币,等我把这些零花钱花完了,也就盼到了爸爸回家的时候了。那时候小不懂得爸爸对我的爱,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估计那时爸爸也是省吃俭用给我留下的零用钱,因为姐姐哥哥也在上学,一家子的生活开支全靠他一个人支撑着。爸爸肯定碰见过困难,但是从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我没有看见退缩。而现在,我正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爸爸的爱,甚至不顺心了还动不动就对爸爸大喊大叫。的确,父母之爱是伟大的,无私的,但也绝不是一点儿不希望回报的。因为他们也希望我们子女每天能和他们随时通个电话聊聊天,这就是父母对我唯一的要求。想想我出嫁的那天,爸爸躲在某个角落偷偷的哭,在场的所有亲朋好友都看到了这一幕也不经落泪了。我当时在想爸爸对我有啥不舍得的,我又不是不回来啦。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才体会到,为人父母不容易。原来爸爸对我太宠爱了,只是他不会言语表达而已,以至于我无视爸爸对我的爱。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工作后,我始终想为父亲做些什么,尽尽做子女的义务。日复一日,不知是一直想不出个好主意,还是为了忙于个人的小巢而一拖再拖,总也没有付诸实施。此刻,我抑制不住自己激动而又忏悔的心情拨通了爸爸的电话:爸爸,我爱你......而电话那头的爸爸沉默良久回应:爸爸懂得。

       爱是一种付出,无需言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无不透露着父亲的爱意,就像《父亲写的散文诗》中的歌词唱到:我的父亲老的像一张旧报纸,那上面的故事就是一辈子。岁月像一把利刃,无情的在他额头刻下一道道沧桑。爸爸逐渐老去而我在逐渐成长,从此后,爸爸让女儿来照顾您吧!(文/杨爱平)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或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