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夏日之际,怀想冬日

查看:94   评论:0   来源:   时间:2020-07-06 15:28:32

       开始了…

       鸭舌帽下额头上紧贴着细密的汗珠,日头高照时疲乏的身子,一切都开始了。沸腾的人群和停不下的聒噪,夏日终究是拖着沉重的身子,在最后一丝春光消失之前降临人间了。

       可我竟在这样明朗的光景里,越发的想念冬日。

       最喜欢在早晨摁掉闹钟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围上一圈又一圈毛绒绒的围巾,骑着单车呵着冷气,去熟悉的早餐店点一杯热乎乎的豆浆,然后在阳光一点点洒向大地的时候满怀希望的迎接崭新的一天。那时候,总是习惯一个人站在废墟间看天空渐渐亮起来的样子。石子零落的撒在荒废已久的土地上,还有冷到发硬的泥,和即将盖起来的房屋,都是我在这个季节最后的寄托。

       数年后再次去往熟悉的地方,在白雾弥漫的早晨骑车打转,却再也寻不到那家早餐店,而那片埋葬我年少时所有寄托的废墟地也早已伴着轰隆隆的卡车声消失在混沌的记忆间。

       我想我曾经在青山绿水间行走,我想我曾经在温暖而真挚的拥抱间寄生,我想我曾经未被林立的高楼遮住双眼,我想我曾经做过的梦里,都是自然最原始的歌声。这是我从未预想过的,如此鲜明而真实的,长大后的时光。

       我就这样站着,在那片废墟之间矗立着,看着这座高楼,祈祷眼睛失去功能,祈祷耳朵失去功能,祈祷身体上每一处的感官,都失去功能。

       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定格。像生活里最真实的片段一样,定格。像那些不得不相信的恒定的法则一样,定格。像我最初怀想的那样,定格,永久的定格。

       树木厚重的叶子在阳光的投射下泛成浓密的海洋,绿意在微风吹来的刹那散开,身体上的每一寸毛孔都洋溢着蓬勃的希望。确是能够找出很多喜欢夏日的理由,它像精灵一般,世界都会随着它的到来而沸腾。可很多时候,当看着橘黄色的街灯把萧条且无声的白色世界包围时,心里总会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看大雪漫过枯朽的柳枝,看窗外婆娑多姿的坠落,看风呼啸着卷起残枝落叶,看拥挤的人群渐渐散开,踩着大小不一的脚印踏上回家的路。

       这场盛大且安然的闹剧,没有起点,更没有终点。它就这样在我心里持续着,直到心脏被煎熬成那杯热乎乎的豆浆,直到废墟中最后的寄托翻转重来,它才会在厚重的白雾间画上一个完整的句点。

       也许佛是对的,世间万物皆有轮回。生命像珠光闪烁间一条凝滞不动的大河,点滴之间,奔腾万里。日落或者月影,不过是奔腾间遥远的灯光,寂寥,飘渺。而孤帆远去去,唯祈愿安康,从此天涯海角,唯望君安。

       大概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再次于夏日之际怀想冬日时,清楚的明白,远去的都是执念,而留下的,才是生活最真实的样子。(文/卜阳)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或QQ